人民网>>中华慈善新闻网

海南新娘在台湾:思念家乡 相互温暖

2015年09月28日16:21    来源:海南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台湾有个“海南村”

王雪琴与姐妹们到陵水敬老院探望老人(郜利敏)

吴秀琴唱《回娘家》(周梦旎)

林金美将家乡之美带去台湾(郜利敏)

琼籍台湾媳妇回娘家

在这次回乡探亲的新娘中,以琼海女子居多。据了解,自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两岸交流活动的不断增多,越来越多的大陆女性嫁到台湾,而成为台湾新娘的海南籍女性目前已有上万名。在台湾的婚姻生活中,或幸福,或艰难,这群女子永远念及的是同乡之情,她们成为了彼此坚强的后盾,成为彼此远在他乡的“娘家”。

“海南村”里的夫妻义工

在这次“回娘家,庆中秋”活动中,1973年出生于琼海的副团长王雪琴是惟一一个在丈夫陪同下回乡的海南妹。初看到她,一头干练的短发、爽朗的笑声、柔婉的面容,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意,此时的她在台湾已经找到了自己可靠的后盾,他就是此次一同回乡省亲的丈夫吴克晃,而他总是满怀爱意地注视着她。在双方家长的见证之下,2014年5月20日,二人正式公证结婚。王雪琴十分珍惜这一段缘分、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我嫁到台湾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丈夫家的工厂里”。相识十几年,几度中断联系,从陌生到熟悉、从偶然交集到相互了解,依靠着一颗同样乐于助人的热忱的心,有着相近价值观的两人最终走到了一起。

“我本身有做海南新娘的义工,只要知道哪里有海南新娘,就会去拜访她。我知道结婚所有的手续,所有的福利,她们会不会办证件,知不知道多少年可以领到身份证,政府的相关补助如何申请,她们不知道的,我都会告诉她们。”即使是在自己生活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王雪琴也不遗余力地去帮助每一位向她求助的海南新娘。“因为我经历过的,就要跟她们分享。”

据王雪琴介绍,台湾苗栗县约有上千位海南新娘,苗栗县头份镇上还有个“海南村”,有十多位海南新娘,是海南新娘比较集中的地方,“并且都是嫁过来十年以上的,现在小孩子长大了,自己也找到稳定的工作了。”“海南村”里的新娘大多来自文昌、琼海和海口,但其中以琼海居多。“因为以前家里都是耕田的,当时海南的经济能力还没有发展起来。”当时,在这些海南妹的想象中,台湾是一个“富裕的地方”的概念,而海南与台湾类同的岛屿生活、相近的生活习惯、多元的民族文化不仅让她们在满足新鲜感的同时又能感到浓浓的乡情,所以,“嫁到台湾”就成了姑娘们心目中合适的婚姻选择方向。

“有时候大家会聚一聚,煮家乡风味为食。”乐于助人的王雪琴经常往来于这些姐妹之间,互帮互助,对于这些同乡她并不陌生。她的丈夫吴克晃是这么笑着评价她的:“爱管闲事”。“有一次,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有人打电话给我太太求助,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海南女子。我太太二话不说就到火车站去接她。去了才知道,那是个刚嫁来台湾因为无法接受男方贫困的家庭条件离家出走的新娘。我太太就劝她,开导她,为她奔走……”吴克晃滔滔不绝地列举着王雪琴的“罪状”:“我太太说,不管怎么样,如果男方愿意留下这个太太的话,就要好好地善待她。如果不愿意留的话,要确保她安全地回到海南去。”对于吴克晃和王雪琴夫妻俩来说,这样的事情早已习以为常。他们常常一整天在路上奔波,而每一次,他都会陪在她身边。面前这个温柔“数落”着自己妻子的台湾男人骨子里又何尝不是深深心疼着、爱着,为她自豪骄傲着呢?

像总结似的,吴克晃感叹道:“就当作积德吧,毕竟我们今天有能力帮助别人,这是我们的幸福。”

风雨中彼此温暖

1989年,大陆首例涉台婚姻在厦门登记成功,随后,两岸婚姻数量以惊人的速度不断上升。然而,在这个时代潮流中,有不少女子是抱着好奇心和希望来到的台湾,她们以为可以“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却不料,等待她们的是重重困难和障碍,有些更是受到虐待和歧视。在遇到幸福之前,曾经的王雪琴也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吃过很多无法找人倾诉的苦和独自度过的无数黑夜。

“我1997年嫁到台湾苗栗县。”王雪琴回忆,由于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并不好,人丁也并不兴旺,所以总是遭到邻居的欺负,所以她暗自下定决心要支撑起这个家。在念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王雪琴就独自走上了出门闯荡的艰苦之路。从卖冰棒到在工厂当工人、从做贝壳工艺品制造到跑啤酒业务,她一天兼做着两份工作,辗转于琼海、海口、深圳,甚至乡镇里大街小巷都曾留下过她的足迹。

为了改变这种困境,王雪琴迫切地希望换个环境去奋斗。“后来一个朋友嫁到台湾,我也想嫁到台湾去,当时她介绍男生回来,就几十个人坐在一块相亲,我就被看中了,嫁出去了。”说起当初匆促的决定,王雪琴笑了。“我去婚姻公证处登记回来,跟我妈说‘我嫁去台湾’,她就点了个头‘嗯’。”因为从小养成的独立性格,家里人也习惯了王雪琴为自己的事情做主。

然而,当24岁的王雪琴嫁给大她整整12岁的第一任丈夫后,日子却过得更加艰难起来。

“当时没有太多的想法,去到台湾才发现‘夫家一山过一山,怎么还不到家呢?’”事实是,王雪琴前夫的家庭条件十分艰难,但是独立并且乐观的她并没有选择懊悔和逃避,“因为自己性格的关系,觉得环境再怎么差,前夫对我还算好,我觉得都能过下去。”但是,随着彼此的相处和了解的深入,丈夫性格中暴虐的一面慢慢显现出来。

王雪琴轻描淡写地说着痛苦的往事,当时二人已育有一双可爱的儿女。尽管是在相亲的基础上平等谈婚论嫁,但是台湾浓厚的“夫权”思想往往让海南新娘受误解和歧视,让绝大多数在感情基础上结合的两岸婚姻面对更多的婚姻以外的问题。庆幸的是,王雪琴并非一般柔弱女子,她及时申请相关法律保护条令,并且独自赚钱买了房子、搬了出去,与前夫分居两地,后来也争取到了儿女的抚养权。

但是,一个举目无亲的异乡女子独自带着一双儿女,生活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在工厂上班,一个月30天就工作了30天,每天从早上七点半到晚上七点半,中间只能休息一个小时,就回家煮饭,在路上来回就已经花了20分钟,煮好饭菜就写一张纸条盖在桌子上嘱咐孩子们,就又回去工厂上班了。”王雪琴对于那段日子的劳累记忆尤深,“我回到家就8点了,边吃饭边看他们的功课、作业,自己去买参考书来教他们,连续两年这样来回奔波”。

对孩子的爱让她时刻武装自己,像永远不会倒下的巨人。“我不想给孩子们负担和压力,而现在孩子也长大了,都懂事了”。往事仍历历在目,但是王雪琴早已转变了自己的心态,“以前对前夫的恨,现在已经没有了,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放下了,心里没有恨了。”而今,那些年品尝过的苦早已被当下的甜所紧紧包裹,弥漫着的是幸福的香味。

桑梓之谊,不忘扶持之恩

与王雪琴一样乐于帮助同乡姐妹的还有和她同年嫁到台湾的海南新娘陈朝玲,对于“后来者”陈向来说,她是自己的“贵人”。1979年出生于琼海的陈向嫁到台湾新竹已经14年了。而刚到台湾的她,只能当家庭主妇,对于工作非常地迷茫。为了存点钱带回给老家的父母,她曾经偷偷到外面的小公司去打工。“直到通过朋友遇到了她才有我现在的生活。”现在的陈向已经是一家小吃店的老板了,而陈朝玲也成为了她固定的水饺供货商。

说起经营小吃店的初衷,陈向回忆道:“台湾原本有很多小吃店,我起步晚,经营艰难,但是姐姐发现当地并没有卖水饺的小吃店。她建议我卖水饺,刚好姐姐包的水饺好吃,就一起合作。她包我租店,就卖饺子、面、粉条类,还有各种小菜。”陈向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知足,“当个小小的老板有自己的空间和时间”。

陈向是36名回乡省亲海南新娘中普普通通的一员,对于这一次的“回娘家,庆中秋”活动,她心存感激。“作为在海南出生的女儿,很感谢家乡这次的邀请。如果没有嫁到台湾,也没有机会回来参加这个活动,希望这次没有机会参加的其他海南新娘姐妹们,下次也能够一起回来。”

思乡情切,开玩笑让女儿“嫁回海南”

19年前,林金美从海南万宁嫁到台湾屏东,从家中娇贵小姐到为人妇的任劳任怨,在陌生的环境中从零开始学习芒果种植和改良,岁月在她的骨子里刻下了勤劳的品格。如今,再回海南的她,已经少了一些任性,而多了一些风霜打磨的韧性。如今,在台湾的她,总是记着家乡的山和水,念着远方的亲人。

“我刚去的时候和公公婆婆语言都不通。”林金美情不自禁地笑着举例,“在那里,人们常将长豆角晒成豆干,用来炖排骨,而台语‘豆干’与‘菜刀’的读音相似,而我听不懂,以为要拿菜刀去煮了吃。”在沟通上时常闹出笑话,林金美便更加想念家中亲人的乡音了。“丈夫对我很好,婆家人对我也不错。”尽管如此,林金美还是无法排解淤积心底的思乡之情。“但是每逢佳节就抑制不住地想家,就独自一人去看海”,林金美红了眼眶,哽咽着说。现在,林金美时常开两个可爱女儿的玩笑,让她们“嫁回海南来。”

“海上升明月,琼台共此时。”远嫁台湾的她们,生活苦或甜,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但是,亲人和家乡的支持与关注、温暖的关怀定会触及她们心底那片最柔软的地方。(周梦旎)

(责编:焦中理、秦晶)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