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我的公益梦——寻找最美公益人”第160期

王伟力:陪盲人赴一场电影的约会

——访红丹丹文化教育中心、“心目影院”创办人王伟力

2016年04月15日10:16  来源:中华慈善新闻网
 

编者按:为致敬为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做出贡献的爱心人士,探索我国慈善公益事业发展的方向和面临的主要任务,全方位、多角度宣传报道中国慈善公益事业的最新成果、聆听榜样心声,讴歌时代精神,引领慈善公益潮流,中华慈善新闻网特邀请相关嘉宾对如何打造现代慈善公益理念、提升慈善公益事业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力、我国慈善公益事业繁荣发展面临的形势挑战与机遇等话题进行分析解读,畅谈对社会服务创新以及社会大众广泛参与慈善公益事业等方面的思考和认识。

本期,我们采访了红丹丹文化教育中心、“心目影院”创办人王伟力。

 

为盲人讲电影

王伟力创办的“心目影院”位于鼓楼西大街,三十多平方米的屋子里放着几十把折叠椅。每周六上午,视障人士们会从四面八方赶来,王伟力以及“心目影院”的志愿者会陪伴着视障人士赴一场与电影的约会。每次放映时,“心目影院”都不关灯。“因为我的观众是一群盲人。”王伟力说,“我是电影讲述人,是你的眼睛,你就是我的快乐。”

王伟力回忆说,他见过一位过世的盲人朋友,躺在医院病床上被白布盖着。床上隐隐约约传出声音。原来是这位盲人朋友身上的收音机在响。

“一个盲人从生到死,陪伴他一生的只有声音,他们内心是什么样的?”王伟力说,“我想帮助他们,我懂他们吗?那时开始我就想去了解盲人。”

2003年,王伟力和妻子郑晓洁专门为残障人士制作“无障碍视听版”的电视栏目《生命在线》,讲述他们的故事,受到得到了视障人士和听障人士的广泛认可。同年七月,开办了北京红丹丹文化教育中心。夫妇俩开始全职为残障人士提供服务,包括为视障人群提供广播制作技能培训和无障碍信息传播的服务。

王伟力坦言:“我的妹妹是残疾人,是母亲的牵挂也是我的牵挂。盲人有着其他残障人群无法比拟的困境。而中国有1700万盲人,意味着有1700万个受灾家庭。”

谈及创办“心目影院”的缘由,王伟力回忆说:“有一天,我家里来了一位盲人。当时我正在看一部大片,心情很激动地给他讲电影。结束后他告诉我这是他一生最幸福的时刻。那位盲人跟我说,我的讲述一下子就把声音和视觉连在一起了。我突然明白,对视觉的讲述打破了盲人的障碍,建立了视听一体的讯息方式,及时获取判断的依据,不会因为看不见而乱猜了,‘声音一下子活了’。”于是,专为视障人士进行视觉讲述的“心目影院”便应运而生——通过电影讲述来弥补缺失的画面,达到“看”电影的效果。

“要想讲好电影,就要蒙上双眼,走进盲人的世界。”为了更好地通过声音帮助视障人士“看电影”,王伟力发明了“假如给我三天黑暗”,体验视障人士世界的方法,去感受视障人士的需要。

在电影播放上,“心目影院”将讲述音和电影音分开。讲述音使用单独的音响,电影音放在观影者的后侧。在影片选择上,一切以视障人士能听懂台词为前提,角色太多、声音种类太多的影片不选,严重的方言片不选、外语原文片不选。

据统计,从2005年,“心目影院”作为红丹丹文化教育中心的公益项目开办以来,历经了十一年的时间,总计讲述了近600部电影作品。

“这不仅是欣赏电影艺术,而且能让盲人这一弱势群体从接受者到参与者,平等享受社会生活。从而使他们得到身心的愉悦,提高认知和行为能力,提高生活质量。”王伟力说。

帮助盲人融入社会

王伟力走近视障人士的世界,和他们中许多人成为了朋友。“这个群体的内心世界非常敏感和灵动。但是没有视觉参与,他们该如何理解一个物体、一个运动和变化中的事物呢?他们如何面对人生的选择?他们如何找到判断事物的依据?”王伟力感慨地说,“对于盲人来说,他们所能触及的事物非常有限,不过一旦他们了解了一个事物,在他们内心的成像就是全息的。为了让他们了解更多触及不到的事物,我们会带盲人去讲述、触摸、感受世界,帮助他们更多地了解社会的常态。”

为此,王伟力组织视障人士排演话剧、培训盲人播音员,创办“心目图书馆”、“心目戏剧工作坊”、“模型触摸展”、“盲人运动会”等一系列公益项目。

为了方便视障人士知道现金面额,王伟力和妻子研发了“触摸识币卡”——根据人民币的大小长短即可辨别出现金数额。为了帮助视视障人士出行,他和红丹丹文化教育中心的员工研发了“盲人生活地图”,为视障人士提供出行服务信息,解决他们去餐馆、卫生间、理发、看病的难题。

每个周末,都会有一群视障人士在红丹丹文化教育中心志愿者的带领下,进行长走或跑步等体育锻炼。“我们还带盲人朋友去野外听海、参加趣味活动。一次参观完航天馆后,盲人朋友们开心地跟我聊天,开始称呼自己为‘公民’,这说明他们在逐渐地融入社会。”王伟力自豪地说,“一位观众在观看完盲人的朗读话剧后,感谢盲人:‘谢谢你们,是你们盲人让我们这些看得见的人知道什么是主流文化。’”

和视障朋友一起看世界

王伟力坦言,虽然从2003年开始他就从事帮扶视障人士的公益工作,但是对自身以及红丹丹文化教育中心的定位却一直比较模糊。

“最开始,我们用了很多词汇去描述红丹丹文化教育中心的使命。但是经过多年的发展,我的公益价值观和使命变得越来越清晰。”王伟力说,“我们就是要理性做公益,为视障人士提供专业的服务以实现我们‘和视障朋友一起看世界’的使命。”

这样的使命中体现出,“我们与盲人是平等的”这样一种观念。“我们提供的服务为的是让盲人能在社会中和普通人平等、和谐的共处。”王伟力说,“帮助不等于包办,关爱不等于溺爱,接纳不等于认同,宽容不等于纵容。我们希望通过服务让盲人朋友了解正确的东西,建立平等的原则。”

“我觉得助盲行动是一笔社会财富,对明眼人是一种提示。”在王伟力看来,视障人士就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不是视障者,而是我们。在这面镜子里,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意识是否能跟上时代潮流;可以直接反应出社会的文明程度。我们为他们解决困难给他们带来一点点变化,那也是我们社会人的成长和改变。

“社会组织一定要认清职责所在和社会责任,实实在在为社会做事,拒绝喊口号。”王伟力说,“盲人在没有视觉的状态下,开发了其他感官,这是被我们普通人忽略的。我愿意帮助他们,因为我帮是中国1700万的群体。”(韩煦 王日武 高琳)

(责编:高琳、乐意)